济南版“法医秦明”来了:伤情鉴定经常有争执 女法医照样操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6月17日—6月25日,记者蹲点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区分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,跟法医吕国庆、陈蓬波、韩化霆团队一起去工作,一起去生活。

  从毛骨悚然的命案现场,到幽森冰冷的尸体解剖室;从罕为人知的重案核心,到几十年几千具尸体,法医职业生涯中的惊悚刺激,满足了猎奇者的探知欲。

  除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刺激体验之外,法医日常时间大次责是在精益求精的工作过程中,甚至在日复一日的口舌之争中度过的。现实生活中的法医跟影视剧中的镜头又有大不同。

  跟伤者磨嘴皮子

  在普通人思维里,“尸语者”“冰冷”“惊悚”但会 是对法医工作的诠释。但在现实生活中,法医的工作不用说太满太满太满太满我让尸体说话,更多的则是进行人体损伤程度鉴定,也太满太满太满太满我俗称的“伤情鉴定”。“这项工作,几乎占到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日常工作量的400%。”法医陈蓬波一边弯腰查看伤者的CT片子一边说,在法医日常工作中,消耗掉亲戚亲戚亲戚朋友一定量时间的,是跟伤者磨嘴皮子。

  鉴定报告的评定结果会直接决定案件的走向,这就要求法医要精益求精,剥离各种主客观干扰因素,最终做出审慎的判断。

  但有从前,伤者基于每各自 利益出发,会刻意隐瞒实情但会 夸大病情,这就要求法医要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火眼金睛,剔除虚假,去伪存真。在跟伤者沟通过程中,法医要跟对方反复了解沟通案情和伤情,防备对方陈述中不期而至的谎言。

  此外,因用途不同,医院的诊断结论与法医的伤情鉴定会有差别。例如病历中写了“疑似骨折”,这就时需法医做出甄别,甚至时需通过专家会诊的形式,选则到底是全部都是骨折。

  两张片子与两根肋骨

  在不少伤者眼中,伤情鉴定太满太满太满太满我法医用器具对伤疤进行简单的比量,但事情远非必须 简单。

  今年5月7日深更深更半夜,一名48岁男子被另一名男子打伤胸部,时隔半月后的5月21日,吕国庆接到派出所委托,对受伤男子进行伤情鉴定。伤者提供的案发当天去A医院就诊的医学影像片等材料显示,男子左侧第3、第9根肋骨骨折。然而,在吕国庆对伤者进行伤情鉴定时,男子却当着法医的面说,自己右侧胸部疼痛。

  “看后影像片后,我只发现左侧处于2处陈旧性骨折,但鉴定过程中男子却手捂右侧胸部,实际情况与就诊材料处于矛盾。”从业20年的资深法医吕国庆果断要求伤者进行复查。

  5月21日下午,伤者到达B医院复查,一天后复查结果出具。让我称奇的是,按照B医院的诊断结果,男子右侧第7根肋骨新鲜骨折,而左侧的两根肋骨为陈旧性骨折。时隔1二天,两家医院两份结论不同的医学诊断说明,一时间让这次鉴定扑朔迷离。

  为了确保伤情鉴定的准确,吕国庆亲自带着两份诊断报告,寻求第三方专家会诊。

  通过会诊案件定性也渐渐浮出水面。三处骨折,左侧两处右侧一处,是在不同的时间段形成的,“右侧第7肋骨骨折为案件外伤由于,而左侧第3、第9肋骨为陈旧性骨折,但会 骨折时间早于案发时间”。

  眼见隐瞒不过去,当初来法医门诊进行伤情鉴定的伤者也道出实情。从前,在5月7日被打从前,男子曾不慎摔倒,致使左侧胸部受外伤。

  大吵大闹让法医改结论

  伤情鉴定事关受害者和行凶者双方的利益关系,受害者一方的主观意愿但会 必须 达成,就会跟法医争执起来。而这,也是法医日常工作中最为头疼的事情。

  “比如他在医院住院的从前,大夫会尽但会 地把所有的疑似病情都写到病历但会 影像学报告上,而他拿着你这种材料来做鉴定,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职业要求时需剔除一切疑似,只做肯定项。太满太满太满太满从前,这就会让伤者心理上接受不了。”韩化霆是历城刑警大队唯一一名女法医,工作过程中如保让伤者认可鉴定结论,成了她最费心思的事情。

  从前的忧虑,不用说必须韩化霆才有。作为从业20年的资深法医,吕国庆有着同样的感受。在处置“两根肋骨”疑难伤情鉴定过程中,他反复端详着医学影像片,仔细分析就诊报告。“哎呀!但会 告诉伤者,他必须两根肋骨骨折,而全部都是两根,他会不用在办公室拍桌子?唉,拍桌子这事,但愿别再处于了……”坐在电脑前看着片子,吕国庆喃喃自语。

  在过去太满太满太满太满年的法医从业经历中,但会 法医做出的伤情鉴定结论必须 达到伤者的预期而引来投诉的,不用说在少数。陈蓬波说,根据法律规定,对伤情鉴定结果不认可的,还可以向上级伤情鉴定机构提出复检,但会 对复检结果仍不满意,还可以向具有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提出复检。但会 ,次责自己却习惯用高声吵闹的妙招,力图让法医们改写结论。

  路人仗义出手面临刑罚

  法医每天经手的伤情鉴定案子林林总总,大多涉及打架斗殴。透过案子,可洞悉大千世界,品味百态人生。

  6月19日下午3点,一名戴眼镜的瘦削小伙子,在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走进了历城刑警大队法医门诊做伤情鉴定。法医的鉴定结果是案件接下来有无进入司法诉讼环节的法定前提,也是将来罪有无罪的关键一环。涉罪,则案件的自己将终生涵盖刑事犯罪的记录;非罪,必须 就接受行政处罚。

  根据小伙子的陈述,他在遭遇殴打后眼睛下部的眶下壁骨折。从初步检查的结果来看,你这种小伙子被打得不轻快。而他我觉得遭到殴打,说起来某些让我意外。半月前的有有还还有一个深更深更半夜,小伙子与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聚餐,女友担心他喝酒太满伤了身体,便多次打来电话询问几点现在结束了。接近深更深更半夜4点,小伙仍未回家,女友便找到小伙子聚餐之处。

  然而酒令智昏,小伙子对找上门来的女友并必须 感恩,反倒我我觉得对方让自己在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头上失了面子,他勃然大怒,竟然冲着女友动了粗。看后女孩子当街打女孩子,一名体格健壮的路人“路见不平一声吼”,一拳挥向小伙子的面部……挨了一记重拳,小伙子的眼部剧烈灼痛,眼镜片划破了眼睛符近的皮肤、肌肉并伤及骨头……他的女友心疼不已,当即冲着那位“仗义出手”的路人大吼大叫并拨打110报警。

  这起案子的伤情鉴定材料还时需进一步补充,一旦构成轻伤,则由于那位路人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管制。

  “这算见义勇为吗?”听到记者从前问,法医吕国庆正色道:第一,见到你这种幕还可以拉架,好言相劝,不还可以上前动手殴打;第二,我我觉得路人的动机是好的,但法治环境下不允许以极端的妙招私力救济,要不然社会秩序就乱了,太满太满太满太满,依法治国任重而道远。

  人物画像

  女法医:解剖室还可以操刀

  影视剧中的法医,冷血而不苟言笑。记者头上的老吕,热情、幽默、爱开玩笑,活脱脱有有还还有一个中年版的“老顽童”,而嬉笑怒骂之间,却也夹杂着生活的至理哲言。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,老吕口中最爱叨叨的便是这句话。

  老吕我觉得想穿警服,要从初中说起。彼时,正读初二的他骑车回家,但会 路面坑洼不慎摔倒,危急关头一公里警车停在他身边。车上走下来一位民警,对他嘘寒问暖。此刻现在结束了,他就下定决心要当一名警察。

  “他和陈蓬波是黄金搭档,他俩是师徒,也是同事、战友、兄弟……俩人搭档解剖尸体,两有有还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俩的嘴就停不下来,你一句我一句,就跟说相声的一样。”历城刑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刘长儒说,老吕是逗哏,陈蓬波太满太满太满太满我捧哏。

  陈蓬波比老吕干法医晚了十年,但他同样性格直爽、幽默且做事一丝不苟。“我比较喜欢刺激、悬疑,太满太满太满太满大学期间看后不少警察题材的影视剧,其中就涉及法医,正好我自己学的是临床医学,公安与医学完美契合的点太满太满太满太满我法医。”聊起入职法医的初心,陈蓬波从前说。从4009年至今,但凡涉及命案,这对法医搭档总会出现在现场。

  历城刑警法医鉴定中心有3名法医,相对于天天在一起去“说相声”的男法医而言,女法医韩化霆相对沉默。29岁的她,大学专业是临床医学,入警5年,她的经历虽比不上两位男法医惊悚,但会 到尸体解剖室操刀干活,也是她的基本工作内容之一。“我老公也是警察,对彼此的工作还可以相互理解。”说到家人,韩化霆微微笑笑,露出小虎牙。

  做法医久了,会不用有异乎常人的心理压力?三位法医的答案惊人的例如:时间长了,都习惯了,有啥想不开的?

  技术员:案发现场擅还原

  法医,被称为让尸体说话的人,而技术员,则是还原案发现场的关键。2016年12月18日清晨7点多,历城辖区有有还还有一个熟食加工厂内,财务人员上班时一个劲发现,保险柜里从前刚取的140万 余元现金不翼而飞。

  历城刑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刘长儒这麼来越快带领民警赶赴现场。保险柜三处撬痕,财务室窗户护栏被掰断……

  从清晨7点多到当天中午12点,历时十个 小时,经过技术员细致的勘查,通过现场足迹分布和工具痕迹分析,办案人员将犯罪嫌疑人作案过程进行现场重建:嫌疑人从厂区东北角翻墙进入,而后沿院墙、屋顶抵达财务室外墙窗户。自己刻意躲避监控,甚至还将监控探头进行调转。

  然而意想必须的是,技术员在外围调取监控录像时发现,在案发时间段内竟然无人进入厂区!技术员出身的刘长儒凭借着多年的经验断定,嫌疑人一定从前进入了厂区。青春恋爱物语,经过进一步细查,犯罪嫌疑人于12月17日下午进入厂区,但会 潜伏在厂区草丛中数小时,直到深更深更半夜才对保险柜下手。

  重建作案现场、还原嫌疑人行为轨迹,通过分析研判及综合分析,2017年1月,通过历城刑警大队的不懈努力,办案人员终于在外省成功将嫌疑人抓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