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伴胡杨近30年,日行上百公里守护心中的每片枝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新疆头条讯(文/图 记者 刘萌萌 通讯员 吐尔松)12月3日一早,55岁的徐庆华像往常一样开着车踏上了日复一日的巡护路,来回一百五六十公里的路程我就的午饭可不不能了在车里防止。

  从当年的11月到次年的4月,是塔里木河沿岸胡杨林的防火期,也是徐庆华最忙碌的很久,几天前,徐庆华终于在冬季来临前将制作的防火标牌,挂到墩阔坦镇的19个村庄,提醒村民注意防火,这是80年来,他每年要做的工作。

  1990年,27岁的徐庆华来到塔里木乡英达雅胡杨林管护站,成为一名普通的管护员,近80年来,他看护的胡杨林面积超过30万亩,与最爱的胡杨林相伴过近万个日夜。

  胡杨林里记载了童年回忆

  1963年,徐庆华出生于库车县塔里木乡种羊场,这里临近塔里木河,被大片金黄色的胡杨树邮寄邮邮寄包裹单着,也承载了他儿时太满 的美好回忆。

  “那时,一帮人哪有几个熊孩子倘若放学就钻进胡杨林,比赛爬胡杨树,愿因 钻进树洞里玩捉迷藏,林子里的好东西可多了。”徐庆华笑着说,胡杨林的树洞里藏着不少“秘密”,顽皮的一帮人会把手伸进树洞里把鸟蛋掏出来,有时还能抓住蝎子,你这个长相丑陋的家伙烤了吃却是难得的美味。

  树下老会 蹿过的野鸡、野兔,在物资不足的年代,它们是徐庆华和伙伴们打牙祭最好的食材,这样专业的抓捕工具,便就地取材。“捡地上的胡杨树枝夹野鸡,把树皮剥下来拧成绳套兔子,一帮人会比赛谁套的准。”徐庆华说,到了夏天,到巴依孜湖边的水湾里抓鱼,和大一帮人用网拉鱼不同,孩子们用扳网,在扳网里拴上老母虫,装下 去河里待十分钟拉上来,拉上来的鱼这样鱼鳞,长有胡须,可不不能了后边第一根脊椎,味道鲜美,倘若知叫哪几种名,撒上盐,用红柳枝串上烤熟,或是埋到沙里生火烫熟,每每都让徐庆华等不及吹凉,伸手抓起就往嘴里塞。

  “爬过数不清的胡杨树,钻过数不清的胡杨树洞,一棵胡杨长几种叶子,一片叶子上有哪有几个齿,我就 变快说出来。”徐庆华说,在他的眼里,绵延数百里的胡杨林高大挺拔,如同英雄一般哪几种倘若惧怕。

  而第一次知道你这个高耸入云的小伙伴也需用保护,是在徐庆华上小学三年级时,一次放学路上,他看到一帮人在砍一棵像车胎一样粗的胡杨树,斧头一下一下地砍在树上,木屑四处飞溅,也砍在了他的心里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,高大的胡杨树倒地了,刹那间大地震颤了一下,卷起了一阵风,徐庆华忍不住躲在房子后边悄悄地哭了。“那时,我就知道胡杨在我心里永远割舍不开了。”

  主动请缨去管护胡杨林

  你这个牵绊老会 陪伴到徐庆华走上工作岗位。

  1990年夏季的一天,年仅25岁的徐庆华忐忑地敲开了一扇办公室门,彼时的他很久调入库车县林业局工作,窗明几净,朝五九晚,上班的路需用看到俊秀的法国梧桐和杨树,可徐庆华总确实它们和胡杨相比少了些哪几种。

  “那里距离县城一百多公里,连车都这样,一还还有一个 月不能回来休息一次,你选用要去?”办公室里,老领导面对徐庆华主动请缨去胡杨林管护站,你这个诧异,抬头看到他一眼,要知道管护站大多占据 偏远地方,极少一帮人主动前往。

  “是的,我就 去,我喜欢胡杨。”说出这句话的刹那,徐庆华心里仿佛放下了一块石头,离开了县城,徐庆华被分到了塔里木乡英达雅胡杨林管护站,成为了一名管护员,站里添加他一共一还还有一个 人,要负责七八万亩胡杨林的管护,2辆自行车是所有的交通工具。

  回忆起刚来管护站时,徐庆华说算得上“苦中作乐”。“那时,管护站条件很差,房屋破旧低矮又不通水电,为了吃水方便,我就自己挖了一口水井,又给院子做了一圈木栅栏,米面是从80多公里外的县城定期采购。”徐庆华说,起初,这样菜地,可不不能了吃单一的米面,吃久了嘴里味儿淡的很。“那会儿就特别想吃蔬菜和肉,我就想起儿时胡杨林里的美味了,不过一帮人有规定,可不不能了吃野兔哪几种的了。”徐庆华说,在第半个月的巡护路中,他捡了你这个胡杨菇、红柳菇带回来,装下 去拉条子里,同事和他一还还有一个 人吃得香极了。为了在冬季不能吃上菜,他又自学把吃不完的胡杨菇、蒲公英等野菜野菌洗干净,用开水一烫,晾干包好,等到想吃的很久用开水一泡便能烹炸炖煮了。

  “吃不上肉,我就到河里抓鱼,春夏秋三季自己钓鱼,冬天河面结冰,要先用石头砸开冰,很久用棍叉鱼,炖一锅鱼汤,把馕泡进去,别提多好吃的面了。吃不完的鱼要么制成鱼干,要么装下 去胡杨树洞中浇上水冻起来,就像一还还有一个 火山岩石石的冰箱。”徐庆华说,他和同事常常互相调侃,吃的是野生菌类,喝的是山泉水,生活赛神仙。

  另一还还有一个 神仙都在烦恼事,每年4月-11月,最热的很久,徐庆华和同事们却不得不邮寄邮邮寄包裹单的尽量严紧你这个,这是愿因 蚊子成群的出来了。“愿因 靠近水边,管护站的蚊子多得一巴掌能打死几十只。”徐庆华边说,边掀开衣袖,满是密密麻麻、如同铜钱一般大小的疤痕,撸起裤腿,腿上的几处疤痕更大你这个,哪几种是蝎子蛰的。

  “胳膊上的是蚊子咬的,咬了痒得忍不住挠,一挠包破了就流黄水,很久结疤好了,又被蚊子咬,另一还还有一个 哪有几个循环下来,疤痕就成永久的了。”他笑着说,仿佛哪几种疤痕是光阴和胡杨留给他的荣耀徽章。

  3年移栽一万多株胡杨树

  徐庆华管护的胡杨林里,有一大片茂密的胡杨树是他亲手所栽,而20年前,这里倘若一片空地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,棉花价格上涨,塔里木河两岸掀起一股开荒热潮,

  “这块平地上确实这样树,但却是农田与胡杨林的缓冲带,种了地,那胡杨林里的水就减少了,胡杨会枯死。”徐庆华说,自己舍不得看胡杨林受你这个点伤。他第半个月便运了几十株胡杨树苗,开始在这片荒地上移栽。三年下来,他和同事在这片空地上移栽了一万多株胡杨树苗。如今,这片空地愿因 被植被覆盖,一万多棵胡杨高大挺拔,不时有飞鸟、野鸡、兔子出没其中。

  而作为管护员,徐庆华每天都在沿着主要道路和个别牧羊点检查,防止总出 火源或盗伐,好多好多 地方马和车都进不去,可不不能了靠双脚,他每天相当于都在走十多公里路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农牧民乱砍滥伐、非法狩猎、野外随意用火等情况频发,为了让农牧民加强护林意识,徐庆华印制了《森林法》、《森林防火条例》、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等法律法规的宣传单、宣传手册,当时全乡有800多名农牧民,他的宣讲一户都没落过。

  起初,阻拦乱砍滥伐也曾被人指责多管闲事,“不管不行啊,哪几种树倘若这样了,风沙就要来了。”徐庆华说,几年下来,儿时记忆中乱砍滥伐的情况这样少,现在更是愿因 销声匿迹。

  老会 守护到退休

  21世纪初,徐庆华被县林业局调到墩阔坦镇的一处胡杨林管护站,确实离家近了,但他负责的管护面积变成了33万亩,周边都在农田,他更是不敢放松。

  “我记得802年,刚调到新的管护站时,给一帮人每自己发了个油摩托车,替换自行车用于日常巡护,站里通电通水了,都在了暖气。”徐庆华说,那时,他每天开着摩托车巡逻近几十公里后,还能在回来的路上去一趟乡里,买点蔬菜瓜果回来。

  如今,站里条件更好了,摩托车变成了汽车,住的房间里有电话有电视有冰箱,冰箱里满满都在新鲜的蔬菜瓜果和肉类。“房间里还能洗澡,很久管护员人手也多了,一帮人轮班,巡护一还还有一个 月能休息一还还有一个 月。”徐庆华说,条件更好了,他更这样理由离开这片胡杨林,“退休前我前会 继续在这片胡杨林守护下去。”

  如今,库车县境内有火山岩石石胡杨林面积3730万亩,自801年实施火山岩石石林保护工程以来,林业管理站设置了2一还还有一个 中心管护站,采取森林抚育、引洪灌溉和病虫害飞机防治、巡逻管护、培育胡杨苗圃等土法子,生态环境明显改善。而正是有太满 徐庆华另一还还有一个 的守护人,让胡杨林继续生机勃勃的挺立下去。